演绎弓弦上的独舞 维多利亚•穆洛娃在沪无伴奏小提琴首秀

演绎弓弦上的独舞 维多利亚•穆洛娃在沪无伴奏小提琴首秀
2018年10月15日  稿件来源:人民网   记者:轩召强


 
演出彩排照


一袭灰色丝裙,两把至爱名琴……10月13日晚,一场“弓弦上的独舞——维多利亚•穆洛娃小提琴无伴奏独奏音乐会”在凯迪拉克•上海音乐厅奏响,这位被誉为“20世纪最重要的女性小提琴家之一”的艺术家用纯净、优美的琴声让申城乐迷深深沉醉。在本场音乐会中,穆洛娃演绎了多首令人期待的无伴奏小提琴作品,曲目围绕着巴赫展开,中间穿插着现代作曲家的作品,充分展现了艺术家精湛的演奏技巧。


20世纪最重要女性小提琴家之一

在沪首次独奏个人秀


俄罗斯小提琴家维多利亚•穆洛娃(viktoria mullova)是20世纪最重要的女性小提琴家之一,她是爱乐者们心目中当之无愧的小提琴女神。《芝加哥论坛报》曾有一篇报道这样评价穆洛娃:“她可能是这个星球上最优雅、最甜美细腻、最具表现力的小提琴家。”但穆洛娃自谦:“大部分时间里我都好像石头一样僵硬,我演奏时不能放松自己来享受音乐,我太紧张了,我害怕出错,害怕自己不够完美。”


1975年,穆洛娃于维尼亚夫斯基国际小提琴比赛中获得第一名,又于1980年、1982年先后赢得西贝柳斯比赛和柴科夫斯基国际比赛第一名,令世界为之震惊。


穆洛娃师从前苏联著名的小提琴大师柯岗及大卫•奥伊斯特拉赫的弟子布朗宁教授。作为这两位俄罗斯公认最有代表性的小提琴家的嫡系弟子,穆洛娃掌握了俄罗斯小提琴学派浑厚而扎实的演奏风格。柯岗曾这样评价自己的学生穆洛娃:“她具有一个小提琴演奏大师的几乎所有的天赋。”


穆洛娃以其女性视角,难得的天赋和音乐理解,使演奏颇具魅力而打动人心。小提琴无伴奏音乐会中没有钢琴等伴奏乐器,因而放大了艺术家在小提琴演奏方面的全能性。穆洛娃在演奏中需独力完成作品的旋律部分以及和声织体,演奏难度可见一斑,如此大胆的“独奏”形式更体现出穆洛娃的演奏风采和精湛造诣。


 

维多利亚•穆洛娃接受采访


穆洛娃演绎爱子小提琴曲《巴西》

音乐会曲目前后应和,互为生色


穆洛娃所擅演奏的乐曲风格非常宽泛,上至巴洛克时期的古典音乐,下至现代音乐、爵士乐。此外,她积极致力将古乐思维同现代技巧相融合,表现出别具一格的巴洛克情怀。
音乐会现场,穆洛娃演绎了多首令人期待的无伴奏小提琴作品,曲目安排以一首巴赫、一首巴洛克之后作曲家的作品交替演奏。包括普罗科菲耶夫、乔治•本杰明、出生于1977年的日本作曲家滕仓大,更有一首特别的无伴奏爵士风格的小提琴曲——《巴西》,由穆洛娃与已故意大利指挥大师克劳迪奥-阿巴多的儿子——米沙•穆勒娃•阿巴多所作。
观众们畅游在巴洛克与现代风格之间,巴赫《b小调第一无伴奏小提琴组曲》,好似将金色的光辉,笼罩在观众席间。“line by line”如笔墨般多层次线条式“推拉揉进”的刻画,展现出穆洛娃卓越的小提琴演奏技巧。穆洛娃细腻的处理与炫技性的演奏结合,一曲西西里舞曲流露出的音符却带有一丝哀愁与庄重。
正如蒂姆•阿什利在《卫报》上所说:“聆听穆洛娃演奏的巴赫,是你能体验到最棒的一件事情……”沪上乐迷也有幸聆听到了穆洛娃所演奏的巴赫小提琴无伴奏作品。

众所周知,穆洛娃非常喜爱巴赫的作品,也为多部巴赫作品录音。在她看来,“持续地演奏和研究巴赫的作品是一个永无止境的过程”。


至爱名琴加持音乐会

两把百万级别小提琴亮相奏乐


对应演奏曲目的安排,穆洛娃在这场音乐会上携带了她的两把至爱名琴,分别是一把制于1723年的斯特拉迪瓦里小提琴“朱尔斯•福尔克”(现代弦)以及一把瓜达尼尼小提琴(羊肠弦)。
1985年,穆洛娃在苏富比拍卖会上重金买下斯特拉迪瓦里名琴“朱尔斯•福尔克”(“Jules Falk”)并使用至今。这把琴于1723年所制,与斯特拉迪瓦里最钟爱的个人作品Messiah Stradivari属同模型制作出来。她使用这把名琴演奏当代作品,而用那把瓜达尼尼名琴绞上羊肠琴弦以巴洛克风格演奏巴赫的无伴奏帕蒂塔与奏鸣曲。
音乐会结束后,穆洛娃表示,凯迪拉克•上海音乐厅与意大利古老剧院风格非常相似,意大利的剧院声效比较干,但上海音乐厅的声效没有这种情况,在剧场内聆听到的音乐干净纯粹,她非常喜爱。音乐厅的氛围也深受穆洛娃喜爱,在这里演奏,与观众的距离非常亲切,彼此之间完全没有障碍。

订票电话400-8918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