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兰合奏团与瑞典安德森舞团全新诠释《哥德堡变奏曲》

苏格兰合奏团与瑞典安德森舞团全新诠释《哥德堡变奏曲》

现代舞遇上巴赫 “失眠”一扫而光


时间:2017年10月30日  稿件来源:新闻晨报 记者:殷茵



  当现代舞遇上巴赫,会产生怎样的化学反应?乐手不再甘心屈居于乐池,而是登上舞台和舞者们共舞,会是怎样的画面?作为第19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参演节目,昨今两晚,苏格兰合奏团与瑞典安德森舞团携手来到凯迪拉克•上海音乐厅,以一台“哥德堡变奏曲——失眠的三种模式”揭晓答案。

  舞者与乐手,没有边界


  作为巴赫最伟大的作品之一,《哥德堡变奏曲》规模之庞大、结构之恢宏、乐思之复杂,堪称“变奏曲中的典范”。据记载,此作是为俄国驻德累斯顿宫廷的大使凯瑟琳克伯爵而作,让琴师哥德堡为其演奏来治愈失眠。它不仅是巴赫最知名的作品之一,更是至今为止被演绎得最多的一部作品,从最初的钢琴、羽管键琴,到后来的弦乐三重奏、弦乐队、竖琴、吉他、手风琴,《哥德堡变奏曲》被改编、移植到各种乐器上,衍生出诸多版本,其中传播最广的当属小提琴家德米特里•西特科维茨基改编的,也是此次苏格兰合奏团在上海音乐厅演奏的版本。
  当然,苏格兰合奏团艺术总监、小提琴家乔纳森•莫顿与安德森舞团艺术总监、编舞家欧力安•安德森还是在原有音乐的基础上,加入了自己的诠释。5位舞蹈家在11位音乐家的演奏下,展现极富创意性的舞蹈,肢体线条跟随小提琴的韵律和节奏时而柔美时而硬朗,所有艺术家在舞蹈、音乐、灯光的包围中将失眠一扫而光。

  演出中,乐手们不再是隐匿在乐池里的幕后英雄,他们褪下正装,穿上T恤、牛仔裤与运动鞋,在舞台上时而演奏,时而与舞者进行眼神或简单的肢体互动,时而放下乐器摆动肢体,流畅、随性的动作设计,似乎让人忘记了这是一场有过编排的舞蹈,深切体会到随乐而动、随心而至。在极简的纯白背景的衬托下,观众在音符和演员间的空间中感触属于21世纪的音乐色彩。



  音乐与舞蹈,彼此交融


  “这里的舞蹈是与众不同的,它试图拥抱人类的脆弱,而不仅是一个要引领人们走进古典音乐的场域”,欧力安•安德森这样解释创作这场演出的初衷,因此,他不希望观众把乐手和舞者区别开来,“在我看来,他们属于一个整体,既是舞者也是音乐家”。在编舞的过程中,他尽可能地去撬动乐手们的舞蹈神经,让他们以更舒服的状态去展现自我,“以往,音乐家可能更多地沉浸在音乐中,但这次需要他们放下乐器,用肢体来创造声音,所以,排练时,我就让他们从拍拍自己的肩膀开始,逐步放开自己。”
  而舞者则或漫步于舞台各处,或以极其轻盈的姿态跳跃翻腾,或急速抖动身体,试图从巴赫繁复、蔓延的音符与织体中,从一系列模进、颤音、琶音和切分节奏中,创造出身体的运动,令抽象的音乐以鲜活的姿态视觉化。
  不仅如此,演出过程中,舞蹈还会对这些音乐结构有所暗示,欧力安•安德森坦言:“相比主题与音乐,我的作品更关注对空间的处理。我的灵感来自表演者和真正的音乐一同创造出一种运动和戏剧表演的模式。我们以极大的兴趣去创造,并希望这种能量能再返还到观众之中。这像看着一群晚上迟迟不肯入睡的人……”
  在这个舞台上,音乐因舞动而被“看见”,舞蹈因演奏而被“听见”。

订票电话400-8918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