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跳舞的“哥德堡变奏曲”治好你的失眠了吗?

会跳舞的“哥德堡变奏曲”治好你的失眠了吗?

时间:2017年10月29日  稿件来源:新民晚报 记者:朱渊


 

图说:《哥德堡变奏曲——失眠的三种模式》现场 新民晚报记者 郭新洋 摄


  27日,苏格兰合奏团与瑞典安德森舞团携手,在上海音乐厅演绎了创新实验的《哥德堡变奏曲——失眠的三种模式》。现代舞被融于室内乐,穿着T恤光着脚丫的舞者穿梭在大提琴、小提琴间,而乐手也被音乐节奏和舞蹈带离座位,他们拉着提琴蹦跶着加入这场狂欢。现场,有号称“深度失眠患者”的小伙伴看得欢快,“我估计我现在就睡着了,不然怎么能看到这么梦幻的画面。”


 

图说:舞者跳跃翻腾 新民晚报记者 郭新洋 摄


  变奏中的典范


  《哥德堡变奏曲》被认为是巴赫最伟大的作品之一,表达了极为丰富的人类情感,规模之庞大、结构之恢宏、乐思之复杂,堪称“变奏曲中的典范”。据传,巴赫这一曲本是为俄国驻德累斯顿宫廷的大使凯瑟琳克伯爵而作,让琴师哥德堡为其演奏来治愈失眠。伯爵的失眠是否治好了不得而知,这曲《哥德堡变奏曲》却成为后世音乐家们不断演绎的作品。


  《哥德堡变奏曲——失眠的三种模式》的灵感就源自这个典故。作品运用的音乐是传播最广的小提琴家德米特里•西特科维茨基改编的《哥德堡变奏曲》版本。其中一个是三重奏,另一个是为弦乐团而改编。苏格兰合奏团的演奏家在不同的时间段使用不同版本,使得他们能够更多地参与舞台运动中。舞蹈部分的编排呈现轻灵随意的形态。舞者或漫步于舞台各处,或以极其轻盈的姿态跳跃翻腾,或急速抖动身体,试图从巴赫繁复、蔓延的音符与织体中,从一系列颤音、琶音和切分节奏中创造出身体的运动,令抽象的音乐以鲜活的姿态视觉化。


 

图说:舞台汇聚了11位音乐家及5位舞蹈家 新民晚报记者 郭新洋 摄


  拥抱人类的脆弱


  将现代舞和室内乐合二为一,是《哥德堡变奏曲——失眠的三种模式》最特别之处。来自苏格兰合奏团的乔纳森•莫顿和安德森舞团的欧力安•安德森,汇聚了11位音乐家及5位舞蹈家,让他们作为平等的演员在舞台上共同起舞。舞台上,乐手和舞者模糊了界限,如同一场梦境中的狂欢。随着乐曲渐入佳境,原本规规矩矩拉着古典乐的乐手,被穿着T恤牛仔裤、光着脚丫的舞者带动,玩闹在一起。


  有别于寻常室内乐演出的正襟危坐,《哥德堡变奏曲——失眠的三种模式》中,前一秒还拉着提琴的乐手,后一秒就能放下乐器融入舞蹈中。虽然他们并非专业舞者,可是哪怕是击打胳膊或是扭动身体,依然能感受到身体舞动的韵律。流畅、随性的动作设计也让人忘记了这是一场有过编排的舞蹈。“随乐而动、随心而至”是乐手能融入舞蹈的关键。正如苏格兰乐团的艺术总监乔纳森•莫顿接受采访时说:“我们的舞蹈不仅是一个要引领人们走进古典音乐的场域,更试图拥抱人类的脆弱。”


   “相比主题与音乐,我的作品更关注对空间的处理。” 编舞欧力安•安德森坦言,“我的灵感来自于表演者和音乐一同创造出一种运动和戏剧表演的模式。我们在每一个变奏中以不同方式利用空间,创造出聆听音乐及将音乐可视化的新模式。作品和失眠并没有很直接的关系,可躁动不安的舞台上,持续的运动,活泼的布景都是一种投射。我们希望将这种能量返还到观众之中。这像看着一群晚上迟迟不肯入睡的人……”(新民晚报记者 朱渊)


订票电话400-8918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