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国际艺术节|舞蹈版《哥德堡变奏曲》:与巴赫共舞

上海国际艺术节|舞蹈版《哥德堡变奏曲》:与巴赫共舞
时间:2017年10月25日  稿件来源:澎湃新闻 记者:廖阳


《哥德堡变奏曲》是巴赫最知名、被演绎次数最多的一部作品。世人对它的解读角度数不胜数,经典录音无数,至今仍在以它的精巧、张力与复杂性,邀请着更多的阐释。然而,“舞蹈版”你是否看过、是否听过呢?


 

舞蹈版《哥德堡变奏曲》剧照。


作为上海国际艺术节参演剧目,10月27日-28日在上海音乐厅,苏格兰合奏团、瑞典安德森舞团便将以现代舞+室内乐的方式,演绎音乐史上结构最恢宏的一首变奏曲。
苏格兰合奏团1969年成立于格拉斯哥,是英国最专业的管弦乐团之一。安德森舞团则以瑞典斯德哥尔摩为基地,1996年以来创作了大量不同主题、规模不一的舞蹈。两个团相隔千里,原本毫无关联,2012年参加韩国国际表演艺术协会,让他们有机会走到一起。

当时,两家机构都在寻找合作伙伴,以创造一种规模更大的音乐/舞蹈表演作品。苏格兰合奏常常突破体裁、地域和音乐风格的局限,与各类艺术家跨界合作。而对安德森舞团来说,无论是采用新锐的电子音乐,还是过去的民间音乐、古典音乐,音乐始终在他们的编舞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在气质上,两团首先是天然合拍的。


 

舞蹈版《哥德堡变奏曲》剧照。


两团艺术总监乔纳森•莫顿、欧力安•安德森曾多次会面讨论是否有合作的可能,如果合作,应该选择什么曲目,“巴赫的《哥德堡变奏曲》之所以被选中,是因为它的音乐深度、音乐光辉,以及灵活性和可变性。因为有很多个变奏,《哥德堡变奏曲》呈现出多种情绪、性格和结构样式,给舞蹈编导创造了最大的自由度。”苏格兰合奏团行政总监弗雷泽•安德森说。

小提琴家西特科维茨基1985年曾改编过《哥德堡变奏曲》,两团以此为基础,准备了两个配乐版——一个是三重奏,另一个是规模更大的弦乐队,演出时,他们会在不同时段使用不同版本,以让更多乐手参与台上的运动。《哥德堡变奏曲》总共30个变奏,两团也试图为每一种变奏赋予不同的编排。


 

舞蹈版《哥德堡变奏曲》剧照。


创作过程中,整个团队都被鼓励采用一种开放、有趣的方式创作。例如,舞者们被鼓励选用自己现有的东西,那些普通、日常的东西,让人生产一种日常生活的感觉。也因此,剧中的舞蹈没有强烈的设计感、仪式感,而是极尽生活化。

欧力安•安德森将舞者和乐手作为一个整体来看待,演出时,11位乐手和5位舞者作为平等角色在台上共同起舞,像是两个方阵,时而竞争,时而对话。


乐手们手持乐器,边舞边奏,姿态妖娆,自有运动节奏,这在以往严肃、拘谨、正襟危坐的古典音乐舞台上是绝对无法想象的。


乐手们没有受过舞蹈训练,挑战必不可少,然而,两团合作的目的不是让他们成为职业舞者,而是利用他们的知识和音乐经验,向观众传达关于这部经典之作的全新体验。


有趣的是,不管是乐手还是舞者,他们都穿着家常便服上台。T恤、衬衫、短裤、阔腿裤……这些服饰由本顿•罗兰斯图特设计,他为每一位表演者创造了一种活泼的色彩,同时用柔软的面料将之统一,穿起来舒适又亲密,这也让整部作品跟着放松下来。

“我们在创作的时候充满了乐趣,也希望把这种能量回馈给观众。”弗雷泽•安德森说。


 舞蹈版《哥德堡变奏曲》剧照。


用一种全新的方式诠释一部耳熟能详的古典作品,苏格兰合奏团和安德森舞团的大胆尝试在全世界收获了掌声。每到一处巡演,很多人跃跃欲试,恨不得跳起来与巴赫共舞。


如今的欧洲,古典音乐已然进入一种“老年化”状态,前来欣赏古典音乐的观众中老年人居多,年轻人少见,将古典音乐与舞蹈结合是不是一种吸引年轻观众的有效途径?


弗雷泽•安德森说,因为更现代的节目风格和创新性的音乐表演,苏格兰合奏团的观众构成原本就很多样,舞蹈版《哥德堡变奏曲》的出现,进一步拓展了他们的观众群,“这部作品吸引了舞蹈观众、古典音乐观众,同时也吸引了那些对新兴艺术理念感兴趣的人,那些对文化好奇的人。”

 

舞蹈版《哥德堡变奏曲》剧照。


2018年,苏格兰合奏团计划与安德森舞团再次合作,音乐的选择仍然是最重要的考虑因素,深度性和复杂性是首要的,同时,它必须和《哥德堡变奏曲》区别开来,以确保第二次合作不是第一次的重复。
同时,苏格兰合奏团还将与Vanishing Point剧场跨界合作,围绕爱沙尼亚作曲家阿尔沃•帕尔特的音乐展开,就像《哥德堡变奏曲》一样,乐手们将继续参与到叙事和音乐表演中。

订票电话400-8918182